今天是: 天气:
 您现在的位置:县政府网站 >> 走进长泰 >> 长泰乡讯 >> 龙津吟唱
榕树之恋

长泰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www.changtai.gov.cn  发布日期:2017-08-11  浏览

  榕树之恋
   ■叶小秋

春雨后的二月,闽南温暖湿润,花开满城。
清早,母亲出去街上,踮着脚尖,折回两支青翠欲滴的榕树枝儿。怀揣着母亲递来的榕枝,我背上行囊晋京。
那天,母亲送我到机场。千叮咛,万嘱咐,要我好好照顾自己,好好与人相处,好好学习认真做事。这,就是一个六十多岁的母亲对自己将近不惑之年的孩子的谆谆教诲。相拥离别时,再次近距离地端详母亲,已显发福的身躯,灰白的发丝,不知何悄然爬上额头的“川”字,尤其是那份眷恋的眼神直叫女儿心疼与不舍。
一个月过去了,那曾带着雨珠儿的鲜嫩榕枝早已风干,如今静静地躺在柜子里。虽然皱巴巴的,但是它饱含着母亲一番深情与祝愿,怎么舍得丢弃!在闽南,榕树的发音为“seng”,与“成”字发音相同,涵义相似,都是期盼成功、成长,带着美好的祝福。母亲折榕送女的形象仿佛还在昨日。
榕树,是福建省会福州的市树,故而福州又称榕城。但在闽南,榕树却有着神一般的待遇。闽南的许多村庄都栽种榕树,村口处、宗祠前、岩堂边,是为风水林。哪个村庄的榕树越茂密,就一定走出过许多能人贤士。我的家乡长泰,有不少村庄信仰榕树神。数百年来,长须垂垂的老榕,伴着乡村一起长大,陪着乡亲们喜怒哀乐,看着一代代的孩童长大成人、离乡旅外,又看着一个个皓眉老者弓腰颔首、杖归故里。平时,乡亲们有空就聚到榕树下,坐在条石上纳凉谈天。二胡、月琴、大广弦、六角弦,一时吹拉弹唱起来。热闹的八音赛过树上傍晚归巢的鸟鸣。小孙儿围在膝下,绕来绕去,嬉笑打闹,一派祥和的天伦之乐。而一到逢年过节,都要祭祀榕树树神。这是小孩儿最喜爱的节日,那份热闹和开心一点儿也不亚于春节。乡亲们约好了似的,家家户户宰鸡鸭、炸五香、炒米粉,备上最好的贡品,祭拜树神。主妇们头戴花簪,背儿拉女,在年长的奶奶婆婆们带领下,在树上挂好春福的红贴儿,在袅袅的香火中开始了祈祷。回去时,再折一枝榕枝儿,回家插在灶台上供着。演几场布袋戏,再演几场电影,以一份最现实的虔诚,酬谢树神一年来对村庄的护佑,祈求来年风调雨顺、五谷丰登、六畜兴旺。
在北京,很难遇到榕树。满街排列的是依依垂柳和笔直杨树,飘忽的绵絮儿告诉我,这里不是我的闽南。望着风干的榕枝,不禁遥想起远在祖国东南边陲的闽南小城。今年今日的雨,故乡的榕树必是愈发墨绿,愈发油亮。因为信奉榕树,折榕送吉祥的习俗在闽南是最自然最平凡不过的了。这样的习俗到底有多久的历史,谁也无从考证。但凡从我懂事起,我和其他的晚辈们已经无数次领受过奶奶辈、母亲辈她们所赠予的爱和祝福。
记得我刚上初中,去离家十几公里的县城一中寄宿上学。母亲为我准备了一口行李箱。临行前,慈爱的奶奶从村口的老榕树那儿剪下一枝榕枝,在我的箱子和口袋各塞了一枝榕枝儿,口中念念有词:“插seng,成成是;敖大汉,敖读诗……”奶奶不识字,但那一幅庄严虔诚,仪式感十足。我乖乖地点点头,含着泪,转身去奔赴我的第一站求学之路。像这样的场景,在后来是太多太多了。奶奶折榕送她的孙儿去外地念书,一个又一个,堂兄弟姐妹都这样安然地多次接受这番神圣的祝福。
除了出行求学所赠,但有过年过节,红白喜事,榕树枝也是闽南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道具。记得堂姐出嫁那天,八十高龄的奶奶无法出去村口剪榕枝了。她叮嘱我母亲帮她包的吉祥枝儿。一枝双开的莲蕉花,寓意并蒂花开,同心同德;一枝双杈的桂花枝,寓意成双入对,富贵万年;一枝四枚叶子的柿枝,一枝八枚叶子的榕枝,寓意成长成功,事事如意。堂姐出阁那天,吉祥枝儿用红通通的红纸卷起来,一份别在她的四方黑白格子头巾,一份放在嫁妆盒里,一份插在堂姐的闺房门窗。这是最闽南的祝福方式,最传统也最虔诚,最自然也最能代表亲人的爱恋与祝福。
呵,几时能再回闽南,见见那茂密的榕树?

闽公网安备 35062502000026号

主办:长泰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:长泰县信息网络管理中心
版权所有:长泰县人民政府 ICP备案:闽ICP备05011048号
地址:长泰县政府四楼 邮编:363900 电话:0596-8322026 邮箱: ct8322026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