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 天气:
 您现在的位置:县政府网站 >> 走进长泰 >> 长泰乡讯 >> 文化长泰
遥远的珪后村(三)
长泰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www.changtai.gov.cn  发布日期:2017-08-14  浏览

遥远的珪后村(三)
苏衍宗
  珪后村古迹星罗棋布,文化底蕴深厚,无怪乎到访的人都认可这里是“闽南历史文化大观园”,置身其中,有“乱花渐欲迷人眼”之感。
  除了将近30座宗祠古厝,这里,拎得上台面的古迹还有:庵庙宫亭10座,楼寨桥堡23座,古墓11座,唐代古樟树2棵,以及随处可见的池塘、水井、作坊、牌匾、名人字画……行走在珪后村,每一个细胞醒着,通感活跃着,历史长河中这诱人的文化盛宴正在进行中。
  《长泰县珪塘叶氏源流宗谱》会说话,千年的珪后村以傲人的姿势屹立在漳州古村落之列。是一代又一代的珪后村人,创造了物质和精神的财富,垫实了这个中国传统乡村的基础。珪后村人一直在努力传承先人的业绩,并不断发扬光大,这个村庄,沿着良性的轨迹发展着。
  从“蚬仔兜厝”走出的商人叶先生,出资修缮了这个生于斯长于斯的古厝,让亲眷住了进去。老人们在此唠嗑家常,孩子们在此捉迷藏,他也会在经商之隙回归老宅子,或看望亲眷,或祭拜先辈,或只是为了抚摸那张睡过的床、瞅一眼用过的炉灶、闻一闻那四处游走的家的味道;或者,什么也不看,什么也不想,什么也不做,就那么静静地呆着,全身心放松。
  77岁的叶阿武,耳不聋,眼不花,手脚灵便,一头短发依然黝黑——我还以为看花了眼,斗胆靠前确认,直到他说“如假包换”为止。他一直住在霞美堂,住得踏实,住得舒服,住得令我无来由地羡慕妒忌恨。
  于是我想,人需求房屋,房屋也需要人来住。住了人的老宅子,漫着人气,布着烟火之气,有了悉心的呵护,才能历经百年、千年不颓不衰不老去。
  有房子的地方就有井——这是古人认可的生活环境和行为习惯,一直被秉承着。珪后村的古井之多,已然成为这个村庄的特色之一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些古井,大多还在供人畜饮用,而且水源丰沛、水质甘醇,是都市里的自来水所不可比拟的。提桶打水,饮水思源,叶氏后裔可否因此追思先贤、感恩戴德?抚摸“大夫井”石质井栏铭刻的“明弘治元年戊申砌造”字样,我对古井的主人油然而生敬意。
  青山依旧在,古厝罗眼前。坟墓、神 安放处,便是珪后村人缅怀先贤、寄托哀思的平台。有了这个平台,魂灵得到安抚,便不再四处飘荡。
  始建于唐代的普济岩,虽于明弘治末年择址重建,却保存了原来的样式,建筑构件很多也是先前的,乃至于走近了,依然有古早味盈身绕室。
  叶氏先祖是宋代名臣,珪后开基祖叶棻于抗元时为督办粮饷而殉职,其子在威海卫抗元战斗中献身。先辈的精神值得旌扬,于是叶氏后人便在普济岩西厅供奉文天祥、张世杰、陆秀夫三位民族英雄。每年的农历正月十七,叶氏家族都要在岩前的大池塘举办“下水操”民俗文化活动,以激励后人发扬光大忠贞爱国思想。这一大型民俗活动,起于明弘治年间,迄今已有500多年历史,2008年已被列为第二批福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。与之遥相呼应的是,岩内殿堂上方悬挂的“方塘一鉴”横匾,其义取自朱熹诗:“半亩方塘一鉴开,天光云影共徘徊。问渠哪得清如许?为有源头活水来。”
  ……
  在收获的季节踏访乡村,且行且看且慨然,一天下来,我竟然也收获颇丰。尤为意外的是,一个从未涉足的小村,竟然能以短暂的接触让我肃然起敬。
  就在明朝的那一堵墙前,我对珪后村人的敬佩之情再次升腾。那是大明恩授七品阶议相叶容川的故居遗迹,村民们用钢板加固、用泥浆填实,使这堵以石奠基、以砖瓦垒砌的完整的墙体站稳了,站成了一处独具观赏价值的景物——这就是珪后村人,他们对遗迹不放弃、不抛弃,一直抱持敬畏的态度;他们对家园的理解深入而透彻,进而把对历史文化的传承和对家园的守护演化成为一种自觉的行为,确保了小村沿着原生态的轨迹永续发展。
  于是,小村之行,教我催生了一个愿景——在秋叶萧瑟之际,游子回望的家乡,应有台湾作家笔下的那个住着母亲的坟头,有流行歌手唱腔里的那个外婆的澎湖湾,有唐人窗前那一片明月光,有埕子上那一缕缕稻谷的香气,有一座老宅子、一堵墙、一棵古树、一口古井……是那么邈远,又那么切近,近到具体可感,近到触手可及。

闽公网安备 35062502000026号

主办:长泰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:长泰县信息网络管理中心
版权所有:长泰县人民政府 ICP备案:闽ICP备05011048号
地址:长泰县政府四楼 邮编:363900 电话:0596-8322026 邮箱: ct8322026@163.com